<font id="ltn1b"></font>

    <sub id="ltn1b"></sub>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sub id="ltn1b"></sub>

          <ins id="ltn1b"><strike id="ltn1b"><rp id="ltn1b"></rp></strike></ins>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thead id="ltn1b"></thead>

              <thead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ead>

                  <sub id="ltn1b"></sub>

                  <nobr id="ltn1b"><menuitem id="ltn1b"><var id="ltn1b"></var></menuitem></nobr>
                    <ruby id="ltn1b"><noframes id="ltn1b"><track id="ltn1b"></track><th id="ltn1b"></th>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教師的五重境界》優秀讀后感

                              讀后感 時間:2018-09-22 我要投稿
                              【www.nbpr.tw - 讀后感】

                                在談專注是個非凡的品質之前,我覺得非常有必要說明專注的目標要明確及正確。程璐老師(事例中的名師)專注于開辦班級博客,這件事情費時費力費心思,且短時期內對于成績的提高效果不會太明顯。但是從長遠看,從致力于班級管理長治久安的目標看,這個方法無疑深得家長和學生的心。它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學生的精彩,讓那一方共用的教室成為每一個人成長的地方,而不僅僅是生產分數的地方。學生能夠在以自己為素材的鮮活事例中,反反復復思考,回顧,反省,汲取各自所需的動力。

                                總而言之,程璐老師是個目光長遠的人,在管理班級,教育學生上挑選了看似見效慢卻更實用的方法,因為他專注的是德育,是內驅力,是促進學生學習的根本因素。這讓我想起了《讀者》中的一篇文章,講的是中國人和德國人比賽做工程:中國人很快動工;而德國人卻還在慢慢畫圖紙,研究琢磨一個個細節。結果可想而知,德國人盡管速度慢了,但是效果卻是最棒的。原因很簡單,德國人專注的是工程的質量,而中國人專注的是工程的速度。要抨擊當下教育的急功近利,這個例子很適合。再細思,德國人在琢磨的過程中,是不會去理會進度,以及速度的過程性考核;更不會去理會競爭者的進度。就像程璐老師在做“班級博客”時,不會心心念念算計它對分數的作用,這種對過程質量的專注保證了結果的純粹。這就是正確及明確的專注。

                              image.png

                                和程璐老師一樣,萬老師篤信教育的目的是育人。人育好了,狀態好了,成績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學生懂道理,有內驅力,教師也就不再是“趕尸人”。反觀當下,短期成績提升是可見的衡量標準,是短期鞭策,題海戰術容易達成的。但是在這期間,當教師的心思全部放在成績這一標準的追逐上,其它的事情顯而易見也不會做,也等不起。誰最倒霉,那些不能適應這種戰術的人;誰愿意去等?沒有人!有名師說:教育是一種溫暖的等待。說的多好,孩子的狀態不佳時,除了耐心輔導,等待他慢慢醒悟,難道還有比這更真正實效的方法嗎?那些責備,恐嚇,折磨最多只是暫時壓制了他的青春沖動,甚至消耗了他原本向學的心思,最終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更不要談激發內驅力。當我們的專注有了錯誤的方向,那么與最終的教育目標只能是南轅北轍。一句話,你等不起育人,自然也就等不來人,除了分數,甚至連分數都沒有!

                                再看看老師的日常工作,包括我自己。大家就會發現我們老師很擅長做一種交易——用教師的威嚴來剝奪學生的基本權利(上學,休息,玩耍,享受教師的正常關懷等等),讓其在遵守法則與失去基本權利之間做選擇。學生畢竟還小,他承受不了這樣的“失去”,只好被動學習。更有甚者,直接剝奪家長的尊嚴——只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學生不能達到理想要求。

                                如果教師在這種事情上很“勤奮”,很專注,而在交流與溝通上很懶惰,很急躁。那么,學生即便聽話了,也是暫時的“恐懼”,達不到近乎徹底的“醒悟”。有一種努力,叫“假裝很努力”;有一種勤奮,叫“看起來很勤奮”。只盯著短時間,立即悔悟,事不過三的效果,我們老師往往會在粗暴,狠心上勤奮不已,專注不已,而不會在德育上下功夫。

                                長此以往,教育不再是溫暖的等待,學校也不再有教育,有的只是優勝劣汰。被分數,紀律淘汰的人注定要么無聲無息,要么脫胎換骨。讀后感你看見一個孩子趴在桌子上,從早睡到晚,你會慶幸他沒有醒來。因為你害怕他醒來,他一旦醒來就會有無窮無盡的問題,你沒有精力,時間去應對。這就是教師的無奈,也是教育的悲哀。

                                我佩服程璐老師,萬瑋老師,因為他們明曉教育的真諦后,能夠誠摯地去實踐,并且獲得了回報。他們沒有選擇捷徑——捷徑注定沒有近乎完美的結局。如果這種方法真的對了,那么其他問題都不是問題。如果工程運作就該“慢工出細活”,那我們就慢下來,時間會證明一切。如果教育需要走近學生,團結學生,走進學生的內心,那就讓其它事情次要化,時間會證明一切。如果語文需要閱讀,那就讓我們一起讀書,也許近期看不見成效,可是時間會證明一切。現在,時間證明了萬老師對教育的誠摯,辛勞,獨特見解是正確的,他培育了一批好學生,他自己也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教育者,他能夠為自己過去的歲月感到自豪,他守到了最后的花開。反觀我們,常常還是著眼于急功近利的方法,沒有細水長流,沒有潛移默化,有的只是反復如初的捷徑。

                                不過,我們還年輕,觀念更新快,領悟也好,應該沉下心來,拋開那些雜念。在明確育人,調整狀態,提高成績的主次關系,因果關系后,再慢一點,讓學生蘇醒在狀態,蘇醒在心靈;而不是內心的恐懼。

                              熱門文章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