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ltn1b"></font>

    <sub id="ltn1b"></sub>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sub id="ltn1b"></sub>

          <ins id="ltn1b"><strike id="ltn1b"><rp id="ltn1b"></rp></strike></ins>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thead id="ltn1b"></thead>

              <thead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ead>

                  <sub id="ltn1b"></sub>

                  <nobr id="ltn1b"><menuitem id="ltn1b"><var id="ltn1b"></var></menuitem></nobr>
                    <ruby id="ltn1b"><noframes id="ltn1b"><track id="ltn1b"></track><th id="ltn1b"></th>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天凈沙的賞析

                              時間:2018-02-10 我要投稿
                              【www.nbpr.tw - 曲】

                                前記:

                                在海棠上看了好友們關于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的議論如下:

                                # 海棠——馬致遠的這首小令,采用白描手法,靜與動,明與暗相結合,結構精致巧妙,全曲不著一個“秋” 字,卻寫盡深秋的蒼涼。每每讀著這平仄起伏,抑揚頓挫的天凈沙,都會讓人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畫卷:黃昏蕭瑟風卷起沙塵的古道,步履艱難的行走著一個思鄉游子。

                                # 秦時明月——千古絕唱天凈沙,萬人學賦不如他。我很喜歡這一曲。若論詩詞意境,它是范本。摹景發情,很難逾越。誠如海棠說到的,全曲無一“秋”字,卻盡秋意,進而由"無"處引出愁緒,一句“斷腸人”,展現無限凄涼!

                                馬先生深諳,文學的形象思維。十個詞描繪了凄涼場景,活靈活現、動靜結合、畫面感令人如睹電影鏡頭,遠近推移,印象深刻。繪景是為了達意的,秋意畢現,愁緒自生,為何愁?“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似乎回答了我們,觸景生情,愁看秋寒。心中的悲怨,眼中的凄涼。

                                征將封難、戍兵甲殘;孀閨淚盡、 塞客衣單;失意宮幃、忠信不驗;凡此種種,哪個不斷腸。吟哦此曲,淚雨心寒。高標至伍員、屈原,微末達兒女情怨,無不心海浪遏,激蕩沖天!此曲只應天上有,何人可以續余篇!

                                # 歸鴻——風林暴雪孤鴉,晚鐘古寺禪家,路闊車流如馬。圍爐燈下,品享苦樂生涯。

                                # 余一時興起,也來湊個熱鬧,胡說兩句。

                                秦時明月好友曰“千古絕唱天凈沙,萬人學賦不如他。”,也是絕評,刻畫秋暮苦旅之情,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確屬古今無人可逾越的佳句。他是西風瘦馬斷腸天涯,還看到小橋流水人家,于極盡蒼涼之際仍留意到些微人間溫暖景象,卻又更反襯出孤旅羈途的悲愴凄清,其中的斷腸二字實為點睛之作,讀來著實令人沉醉、嗟嘆。僅用寥寥數筆,純屬素描的《天凈沙·秋思》,盡訴人在旅途,車馬落魄兼思鄉之愁情,用詞精煉確切到不能改其一字,可謂古今一絕唱。

                                而適逢繁華的現世,民生雖仍存諸多憂患,但已四海通衢九州運達,秦時明月所說的“征將封難、戍兵甲殘;孀閨淚盡、塞客衣單;失意宮幃、忠信不驗;凡此種種”的古時因生產力低下而至的貧窮落泊困頓已然紓緩,即便是千萬務工農民春運返鄉大軍于旅途中千種辛苦萬般艱難,卻普遍都是歸心如燃,帶著追求親情歡聚的熱望,暖到可融皚皚冰雪。

                                所以,當代凄苦孤旅的情態已經沒有了瘦馬和斷腸,也看不到枯藤昏鴉,更不會走在古道上而是馳行在高速高鐵甚至高空之上,更多的只是屬于生涯盛衰過程中逆旅時的那種焦慮、困苦與哀愁。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為我們這些現代人留下的只是一種久遠歷史的古代苦旅畫面,卻較難引起人們的共鳴了。

                                數百年來,馬致遠的這首小令膾炙人口,廣為流傳。同期同稱為“元曲四大家”的白樸有一首同名小令,以凝練的筆觸為我們描繪了一幅色彩鮮明的晚秋夕照圖,雖在景物刻畫上毫不遜色,卻鮮為人知。(這句議論來自網文)

                                “孤村落日殘霞,輕煙老樹寒鴉,一點飛鴻影下。青山綠水,白草紅葉黃花。”白樸這首純似寫景之作,雖孤村殘霞、老樹寒鴉,卻無凄戚之情,詩中出畫焉。然而,我卻更欣賞這種浪漫輕快的如畫詩作。

                                歷來寫景高手無數,如詩經“秩秩斯干,幽幽南山”楚辭“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尤其唐代更是才人迭出,王維“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李白“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賈島“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王勃“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旖旎的文字,璀璨的美詞,錦繡的華章,都難以一一窮盡。

                                人們遣詞贊美事物美景,都喜歡使用“如詩如畫”一詞,乃因被美好的場景或畫面觸動了心緒,悟出蘊藏其中的涵義,仿佛可以歌吟,故而曰其“如詩”。又或者被美好的言語詩賦觸動了靈感,于腦海中幻化成美麗畫面,寄載心情,故而言之“如畫”。這種由視覺、思維和情感三者融合一體時的佳境,是人生中難得一刻的怡情享受。

                                元曲和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等,同列中華輝煌的文化歷史之綱首。我們能夠擁有如此無比綿遠瑰麗的文化遺產,能夠在人生之旅期間閱覽、暢游和觀賞于其中,實為天賜之幸。華夏祖先們為我們留下宏偉博大的文化寶典,令我們觀之賞之,感之嘆之,怡悅無窮。身為華夏子孫后裔,深感幸運與自豪。

                              熱門文章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