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ltn1b"></font>

    <sub id="ltn1b"></sub>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sub id="ltn1b"></sub>

          <ins id="ltn1b"><strike id="ltn1b"><rp id="ltn1b"></rp></strike></ins>

          <th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
          <thead id="ltn1b"></thead>

              <thead id="ltn1b"><meter id="ltn1b"></meter></thead>

                  <sub id="ltn1b"></sub>

                  <nobr id="ltn1b"><menuitem id="ltn1b"><var id="ltn1b"></var></menuitem></nobr>
                    <ruby id="ltn1b"><noframes id="ltn1b"><track id="ltn1b"></track><th id="ltn1b"></th>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記憶深處_情感征文

                              征文 時間:2018-05-25 我要投稿
                              【www.nbpr.tw - 征文】

                                時光破碎的光源隱隱綽綽擴散到記憶的深處,一道光點出現,另一道光點消失。變幻無常的光影中,孤獨而悲傷的孩子高舉著一盞青燈,探尋著自己前方的出口,他在這條幽暗的路途中走了很久,如今他依然低著頭沿著時光的刻度行走著,行走著。他說他在這條單程的旅途上丟了很多東西,他想找一部分回來。只是此時他迷路了,他漸漸忘記了自己從何處來,往哪里去。

                                他常常說自己像一只囚鳥,一只被世俗所牽制,被回憶囚禁的孤鳥。有著動聽的歌喉卻不知該向誰婉轉而哀鳴,他有漂亮的羽翼卻不知道該往何處翱翔。流離半生的宿命幾乎冰封并奪取了他所有的溫暖。在他仰望天空哀傷而落寞的神情與弧度中常常傾透著一些清澈的淚。

                                他常常聽別人說,心中有所希翼,生命才會堅強。可是,他不知道自己頭頂的天空為什么總是縈繞著青灰色的流云,漂泊在視線的盡頭。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那些眷戀的回憶與色彩,何時開始變得冰冷無依,變得慘白而流離。

                                熟悉的街頭,熟悉的路口,熟悉的風景,時過境遷之后,已經找不到彼年那種依稀的感覺與感受。薄如蟬翼的種種眷戀與回憶像揮發而出清醇的烈酒,不用刻意品嘗,只在淺淺的余味中也便足以淪陷,卻在蘇醒后驚覺前塵的蒼涼與回憶彼此廝殺中凌駕的內心的荒蕪與虛空。

                                長長的歲月,淺淺的記憶,在內心的銘記與懷想中弦接成這萬般年華中動聽而空靈的樂曲。無數的樂律的精魂,飛揚奔流而出,流淌成時光的長河中生生不息的主旋律。那些片段,那些光影,那些人事,那些風景,就像曾經我們在某個季節一起聽過一起唱過的一首歌曲,也許歌詞已經殘缺記不完整,而旋律卻深深印刻在心里,在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刻,聲聲而起。

                                有些風景,我們常常念念不忘地鏤刻在記憶的深處,放在離心最近的地方當作最美的珍藏。可是后來,不知為什么它們都荒蕪了,整片風景里的花都落了,再也沒有開過。

                                有些人,我們以為只要兩顆心緊緊相依就能超脫現實的羈絆,永遠在一起。可是后來,我們發現自己的力量之于現實的阻力是那樣的微不足道,于是,我們被迫于人生的抉擇分開了,再也沒有相見過,也許再也不會相見了。

                                有些事,我們以為傾盡了全力,用心去爭取就能收獲自己想要的結果。后來,我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單純的想法是錯誤的。有些事一生只是一個人的事,有些事一生都是一場沒有結局的戲。于此,入戲越深,傷的越深,我們無所依附,我們身不由己。

                                當時光的疊影一層又一層交織在一起,當落花的清香一季又一季消散在記憶里,當遷徙的飛鳥來去之間帶走了時光的記憶。我們靜靜的站在原地卻已經記不起那些來過的人,那些走過的人,那些錯過的人,現在身在哪里,我們甚至想不起自己是從哪里出發的,歸宿在哪里。

                                路延伸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站在記憶的深處回溯,那些模糊不清的片段與容顏一次次回蕩在那里,有些花再也不會盛放,有些歌再也不會被唱起。有些人來過后離去,也許,再也不會出現在最美的思念里。

                              熱門文章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